永遠的感恩感動感謝

201604 ◎李理事長

 感謝天恩師德慈悲恩賜修辦良緣,感謝各位老前人、前人們慈悲栽培提攜舉薦,感謝各位點傳師、前賢們慈悲護持鼓舞勵勉,感謝各位親朋好友們慈悲培育支持成全,讓後學們有機會能夠繼續在總會學習了愿,後學們內心永懷感恩。
這是八年前,總會依章程所訂進入第六屆第一次會員代表大會,重組第六屆理監事會之時,後學們謹遵各位老前人、前人們交付的會務責任,各位點傳師、前賢大德們、會員代表們囑託的會務職責,依照傳統慣例,在總會會訊裡後學(筆者)謹代表總會寫的會訊第二○○期(二○○八年五月出版)「理事長嘉言」的文章結語。至今重讀一遍,內心的感恩、感動、感謝仍是一樣,好像就在今天。

 轉眼間,今天已至總會第七屆理監事會任期屆滿的日期,按臺灣人民團體法的規定,總會是屬宗教性質的社會團體,理事長至多連任一次,後學已連任第六屆、第七屆兩任理事長,已屬法規章程所許的連任任期,即將於本月底卸任,因之本期二九五期(二○一六年四月出版)會訊裡的「理事長嘉言」也屬後學學習八年來的最後一篇(第九十六篇)。今後後學仍是總會的會員,仍以一貫道的虔誠修辦道者自期,樂當總會及道場的終身志工,也是常懷永遠的感恩、感動、感謝。

 後學自二○○八年四月中承接總會理事長的職務以來,常以老前人輩、前人輩們慈示的「大公無私」「與人為善」「善與人同」「萬緣放下」為念,期能多為祖師、師尊、師母佈德,發揚各組線道場老前人輩、前人輩們創立總會的初衷本願。四年前,後學已以〈感恩感動感謝〉一文回顧了第六屆理事長四年任內的點點滴滴,今天後學再嘗試以〈永遠的感恩感動感謝〉來回顧第六屆、第七屆兩任理事長八年任內的點滴摘要,敬請各位前賢大德慈悲指正。

 一者,有關一貫道兩岸交流方面

 記得二○○七年一月十五日後學與寶光建德道場林再錦領導前人等一起前往中國國民黨中央黨部拜訪吳敦義秘書長及馬英九主席,談話間後學特別向馬主席提到:國民黨與共產黨過去曾有誓不兩立的恩怨情仇,現在都可以交流對話,一貫道是純屬民間的修辦道團體,並不是爭取政權的政治團體,卻受到自清末到新中國的政治禁制,在臺灣也受到三十多年的政治禁制歧視,幸賴臺灣政府決定自我轉型,放開禁制宗教的政策,才有「中華民國一貫道總會」的成立,希望馬主席所帶領的中國國民黨團隊,在與共產黨交流對話時,能將「一貫道在中國大陸早日脫敏化、陽光化」的訴求也帶上建言。當時馬主席給的答案是:耶穌基督在兩千年前受羅馬政府釘死在十字架上,而且基督宗教在當時也受到長達三百年的禁制苦難,到今天,世界最大的宗教是基督宗教,信徒超過二十億人。
二○○八年四月廿六日總會第六屆第一次代表大會暨總會成立二十週年慶在臺中石岡「天皇宮」舉行,中國國民黨馬英九主席已當選中華民國第十二任總統,特別前來祝賀總會,在天皇宮一樓貴賓室閒談時,後學又重提希望未來馬總統領導中華民國及中國國民黨,在進行兩岸交流會談時,能將「一貫道在中國大陸早日脫敏化、陽光化」的訴求也帶上建言。當時馬準總統給的答案也是:耶穌基督在兩千年前受羅馬政府釘死在十字架上,而且基督宗教在當時也受到長達三百年的禁制苦難,到今天,世界最大的宗教是基督宗教,信徒超過二十億人。

 確實,苦難可能是上帝化了妝的祝福。當然,基督宗教也不是消極的在那裡靜靜的受苦三百年,而是盡其在我的積極傳教。禁制是人間的自我設限,傳教可是神聖的使命,所謂「天命流行人難阻」。因而也要善盡溝通交流,積累良善資糧,才有可能積漸以成,轉化苦難成祝福。也因此,自總會成立以來,各位老前人輩就早已盡心盡力地在促進中國大陸多一點對一貫道的善意了解。

 大家也都了解,連中國大陸的學者專家也很清楚,只要中國大陸還沒準備好讓人民自由結社,那麼在中國大陸,一貫道要像臺灣一樣獲得合法承認還是充滿困難的,明知不易,還是盡其在我的做些有意義的交流。我們也知道,臺灣政府解禁一貫道比解除戒嚴法還早近半年,主因之一可能是臺灣政府準備好了,自我轉型成功,朝向自由民主開放的結果,而一貫道在臺灣默默深耕道務、廣結善緣,也是主要因素。

 有關一貫道兩岸交流事項,總會於二○一一年十二月出版的《一貫道百年大事記》,以及二○○八年至二○一六年總會第六屆第一次會員代表大會至第八屆第一次會員代表大會手冊(計有九冊)工作報告中都有較完整的記載,今謹精簡數項,以資參考。

 1.一九九一年開始,每逢中國大陸遭遇自然災害,一貫道及總會都有捐款、捐物資賑災,從早前只能以理事長個人名義開始,到二○○八年的汶川地震、二○一三年的雅安地震、二○一四年的魯甸地震,中國大陸有關當局所開立的捐款收據及感謝狀就寫上了「一貫道總會」的全名。

 2.中國大陸有關當局,如國臺辦鄭立中副主任、葉克冬副主任、國家宗教事務局蔣堅永副局長,以及部分地方臺辦、有關官方與民間代表及學術界專家學者,近八年來也曾參訪臺灣一貫道道場,親身感受到實在的一貫道,與中國大陸檔案裡頭的一貫道實有天壤之別,這其中的原因足以給人深思的。我們到底要相信親身感受的一貫道呢,還是中國大陸在特定時空裡所留下的一貫道檔案呢?就像我們現在看五、六十年代的臺灣新聞媒體刊載一貫道的報導,每一篇都不堪入目的,那也是當時臺灣政府所授意的,沒有實在的內容,卻成為官方報導,然而臺灣一貫道自始即是傳承正宗道風,繼續修辦,順逆不二,臺灣政府還算是有做好準備邁向王道,所以才會還給「一貫道」一個公道,這也創造了中國數千年來第一次真正解開了控管的意識型態,還政於民,開放民間自由結社。

 3.有部分中國大陸有關當局及學者專家,也多次前往澳大利亞、印尼、馬來西亞、泰國、菲律賓等國家參訪一貫道道場,親身體驗純屬臺灣一貫道自主發心前往各國傳道,不論各國是屬何種宗教為主的信仰,一貫道都受到當地政府及民間的肯定與讚揚,一貫道已成為當地社會和諧發展的主要帶動力量之一。

 4.香港中評社及香港鳳凰週刊也曾正面報導一貫道在臺灣及世界的發展,也建請中國大陸有關當局宜以務實的高度來看待現在的一貫道,中評社郭社長還親自帶隊參訪臺灣一貫道道場,中評社也代為出版海協會楊流昌秘書長的博士論文《天道傳奇:一貫道在臺灣的傳播與影響》,值得中國大陸各界參考。

 5.近八年來,臺灣一貫道也曾以各種權便的名目出席在中國大陸湖南長沙舉行的第五屆兩岸經貿文化論壇,研討「中華文化的傳承與創新」,以及在廈門舉行的第三屆到第七屆的海峽論壇,甚至其它各項交流活動。雖然在書面上可能沒有一貫道的字眼,但在交流中,中國大陸有關代表也可以自然的談論一貫道。而在學術研討會方面,中國社科院世界宗教所也曾邀請總會在中國大陸北京發表「一貫道的臺灣經驗與全球發展」論文,算是在中國大陸的學術研究上正式參考臺灣一貫道的說法之初步。總會所屬一貫道寶光玉山道場更於二○一五年孔子誕辰日(九月廿八日)在中國大陸福建省福州文廟舉行海峽兩岸聯合祭孔大典,二○一六年更在中國大陸海南省與玉蟾宮聯合舉辦祭天祭祖大典,博得大陸黨政社會各界的肯定及多元媒體廣為報導。

 二者、有關一貫道學術研究方面

 在學術研究方面,這八年來,總會與政治大學繼續有長期的合作計劃案(二○一二~二○一六年),預定出版《一貫道通史》《一貫道通論》等專書。總會也與中國大陸學術機構進行學術研究合作交流,也出版《道在民間》學術論文集,也參與諸多學術研討會及協助出版學術論文集,讓中國大陸學術界能有正面看待現代一貫道發展的事實。

 三者、有關一貫道專書出版方面

 在專書出版方面,這八年來,總會會訊仍按期出刊,至今已達二九五期,特別感謝各組線道場及各國總會的鼎力護持。為了慶賀中華民國一百年,總會也出版《一貫道百年大事記》專書及影音光碟(DVD),也獲得內政部的專案支持,當然更要感謝各組線道場的鼎力護持。而為了凝聚道場道義詮釋的共識,總會邀請各組線道場代表百位優秀人才,歷經五年的努力,整編了《一貫道通識講義》(五大冊)於二○一二年正式出版,讓一貫道的道義詮釋講解,有一個符應時代須要及道場共識的理解參考準據。為了紀念中華聖母一百二十歲聖誕,總會也集結了各組線道場在文化教育慈善公益事業基金會及機構的中英文介紹,並以《人間有道.世界共好》為名出版第一輯八十個基金會及機構簡介。

 四者、有關一貫道會務活動方面

 在會務活動方面,這八年來,也陸續成立了各國總會,至今一貫道於全球已有十四個國家級總會。因目前一貫道各組線道場的道務中心都在臺灣,由各組線道場領導層所創建的「中華民國一貫道總會」自然成為世界各國總會的聯繫協調中心。在臺灣也成立了八個分會及十多個支協會辦事處,與各縣市政府部門及各宗教團體常有合作交流的機會,讓一貫道的傳道精神「吾道一以貫之」的理想,落實在會務的活動中。去年(二○一五年)適逢路中一祖師傳道一一○週年,總會原訂八月八日在臺北中正紀念堂興辦「二○一五年一貫道總會慶賀祖師傳道一一○週年世界萬人讀經會考」活動,因蘇迪勒颱風襲臺而停辦,後來改在十月二十日於臺北世貿國際會議中心大會堂舉辦「二○一五年慶賀一貫道祖師傳道一百一十週年音樂會」,以「道在自心,誠敬信行;德由踐形,孝悌慈證」為主旨,將無盡的感恩、感動、感謝之言語,化為音樂旋律,以表誠敬感恩慶賀之意,以及永續慧命傳承弘展之愿,共促人間天堂、世界大同日臻圓成。

 五者、有關一貫道文化教育方面

 在文化教育方面,這八年來,總會創設了「中華文化國際交流促進會」,方便與世界各國進行文化交流,也與中國大陸有關部門進行長期互動交流,如本文前所論及一貫道與中國大陸有關部門的交流事項。總會所屬發一道場及寶光建德道場分別籌設「一貫道崇德學院」及「一貫道天皇學院」,歷經多年的籌組,寶光建德道場籌設的「一貫道天皇學院」已於二○一五年五月獲教育部核准立案,也已於二○一五年九月開學,代表一貫道興辦大學院校的志業邁出歷史性的第一步。而以發一崇德道場為代表的發一道場所籌設的「一貫道崇德學院」也可能於二○一六年九月或稍後招生開學。這都是為一貫道的教育開創了歷史的記錄。寶光建德道場所屬「財團法人一貫道天皇基金會」更獲教育部核可接手「高鳳數位內容學院」,正籌備轉型為「一貫道崇華中小學」,由臺灣一貫道興辦的崇華中小學將在屏東招生。而在尼泊爾由發一崇德道場所創辦的「光明國際學校」,以及在柬埔寨由基礎忠恕道場所創辦的「慈興國際學校」、由安東道場所創辦的柬埔寨「厚德國際學校」,均為一貫道傳道於國外在教育方面開創了歷史的新記錄。

 六者、有關一貫道宗教交流方面

 在宗教交流方面,這八年來,總會曾領導暨負責國內跨宗教組成的「中華民國宗教與和平協進會」的會務(一貫道輪接擔任二○○七年至二○一三年第五屆、第六屆理事長),與國內各大宗教合作交流愉快,甚至出席國際宗教交流會議及參訪,如出席二○○九年第七屆「亞洲宗教與和平協進會」在菲律賓馬尼拉舉行的年會及二○一三年組團參訪土耳其伊斯蘭教及相關機構,二○一一年更發動各宗教聯合捐款賑災日本三一一大地震。另,一貫道也參與國內跨宗教所組成的「中國宗教徒協會」及「中華民國宗教建設研究會」的會務,與國內各大宗教合作交流愉快,總會也輪接擔任該會的副理事長之職,也獲聘為臺灣內政部宗教諮詢委員,參與臺灣宗教事務的協調與交流。

 七者、有關一貫道文教慈善公益方面

 在文教慈善公益方面,這八年來,總會曾邀集各組線道場的出版機構代表共同參與多次「臺北國際書展」。臺灣及國際間也曾發生多次重大災難,總會與各組線道場仍本同體同理心參與賑災,甚至愛心捐建災民的永久住屋,如莫拉克災後重建的臺南安南區鹽田里社區捐建、愛心捐建尼泊爾地震災區學校教室等。各分支協會及各組線道場也常興辦捐血活動、讀經評鑑會考、監獄及觀護所的輔導、愛心關懷弱勢團體、祭天祈福活動、孝親音樂會等,有些活動還到中國大陸演出,博得好評。

 至於一貫道弘道多元功能的開展,因應網路世界的發展,各組線道場都有相應的規劃及努力,讓道務功能無遠弗屆的發揮。以及隨順道務弘展於全球,各國總會及各組線各國道場也隨喜隨緣的參與國際公益志業的事務,一樣的為祖師、師尊、師母佈德於世界各國。
總會理事長任期雖有限制,總會會務的弘展卻是一以貫之的、是永續穩健傳承的。我們很歡喜大家選出新的會務領導負責團隊,將仍稟著創會老前人輩、前人輩們所慈示的「大公無私」「與人為善」「善與人同」「萬緣放下」之精神胸襟,繼續帶領會務永續弘展。我們也致上最高的恭賀之誠及祝福之意。
後學擔任總會理事長的八年來,甚至參與總會會務的廿八年來,後學有說不盡的感恩、感動、感謝,在此後學還是要再說一聲:感謝天恩師德的慈悲恩賜修辦良緣,感謝各位老前人輩、前人輩們的慈悲栽培提攜舉薦,感謝總會各組線道場道務負責領導前輩的慈悲護持大德奉獻,感謝總會各位副理事長、各位常務理監事、各位理監事、各位候補理監事、謝秘書長與秘書群伙伴們及總會會務工作團隊、各分協支會辦事處領導及幹部、全體會員前賢大德的慈悲付出補缺扶圓,感謝各位點傳師、前賢們的慈悲護持鼓舞勵勉,感謝各位親朋好友們的慈悲培育支持成全,讓後學有機會能夠在總會學習了愿,後學內心常懷「永遠的感恩、感動、感謝」。敬祝各位前賢大德:聖躬康泰,闔家幸福,道務弘展,會務興隆。

人生為的是什麼?

201612 ◎王理事長

  最近有人問後學:「人生為的是什麼?」,後學一時支絀,難以回答,因為這個問題實在是個大哉問!
 不一樣的人,其人生的抉擇總是不同,但對一般人而言,「名」、「利」總是優先的選項,甚至是人生難以捨棄的目標。《列子卷第七.楊朱篇》就曾討論這個問題,原文載於下:
  楊朱游於魯,舍於孟氏。孟氏問曰:「人而已矣,奚以名為?」
  曰:「以名者為富。」
  「既富矣,奚不已焉?」曰:「為貴。」
  「既貴矣,奚不已焉?」曰:「為死。」
  「既死矣,奚為焉?」曰:「為子孫。」

 上文是楊朱行至到魯國,在魯國大夫孟孫氏家中接受招待,兩人之間的對話,孟氏問楊朱:「當一個人已經很好了,為什麼要追求名聲呢?」楊朱回答說:「因為有了名聲之後,可以利用名聲帶來巨大的財富。」孟氏又問:「已經有了巨大的財富,為什麼還不滿足呢?」楊朱回答說:「因為人有錢之後,自然要去追求尊顯的地位(爵位、官位)。」孟氏接著問:「已經是達官顯貴,位居三公九卿了,為什麼還不滿足呢?」楊朱回答:「為了能在死後,能聲名遠播。」孟氏不解的說:「人都死了,聲名遠播又能如何呢?」楊朱回答:「可以庇蔭子孫。」

 上面文章,圍繞著人生為的是什麼?為何而忙?根據上文,人總是為了自己的「名」、「利」、「權力」、「子孫」而忙。人總是在這幾項事物中打轉,繞來繞去,空轉自己的生命。

 一個「忙」字,道出了一般人的局限,因為人一「忙」就會「茫」(人生就沒有方向、目標),一「茫」就會「盲」,有如瞎眼一般,什麼都看不見了。

 而這些欲望像個無底洞似的,沒有窮盡,怎麼都填不滿。所以太史公.司馬遷在《貨殖列傳》中有言:「天下熙熙(興盛眾多)皆為利往,天下攘攘(同熙熙)皆為利來。」一個「利」字,道出了人性的追求,俗話說:「殺頭的生意有人做,賠錢的生意沒人做。」,利字當頭,無所不用其極。

 這些事情,在日常生活中可說是屢見不鮮,但後學要問,人生是否只剩上述這些東西可以追求呢?答案當然是否定的,因為年壽有時而盡,榮樂止乎其身,二者必至之常期,故活佛師尊慈訓:「人生如戲,一晌貪歡。曾幾何時赫赫烈烈。曾幾何時草草生死。」

 後學記得有個網路故事〈四夫人〉曾云:「古代的社會,達官貴人,富商巨賈,幾乎家裡都有三妻四妾。話說有一位大富翁,家財萬貫,並有妻妾四人。第一個夫人,年老色衰,平時最不得富翁的注意;二夫人雖然不再年輕,但還稍具姿色,偶爾也受富翁的眷顧;三夫人聰明能幹,擅長理家,很受富翁倚重;四夫人年輕貌美,平時最受富翁寵愛,吃好穿好,百般照顧。

 有一天富翁得了重病即將死去,他驚覺一旦死去,黃泉路上寂寞,希望平時最愛的四夫人陪著一起死。富翁表明心意後,四夫人一聽,大驚失色,說:『雖然平時受你百般寵愛,但死了有何恩愛可言呢?我還不想死,你就找三夫人吧!』
富翁看到四夫人不願意,只好改找三夫人。三夫人聞言,說:「我還年輕,你死了,我還可以改嫁。」三夫人也不肯同死,富翁只得再找二夫人,二夫人聽了富翁要求緩緩說道:「這個家平時都是我在打理,怎麼能陪你去死呢?不過看在夫妻一場的份上,你死了以後,我會送你到山頭。」

 眼看自己平時深愛的三位夫人,都不願意陪著他死,富翁心想,平時對大夫人那麼冷淡,她一定也不肯陪我同死,不過還是抱著姑且一試的心理。那裡知道,大夫人得知富翁即將死去的消息,即刻說:「女人嫁雞隨雞,陪你一同去死,這是應該的。」這個故事寓意深遠,此中所說的四位夫人,分別代表著:
  一、「四夫人」指我們的「身體」。我們平時對自己的身體百般照顧,吃好的、穿好的還要化妝、保養等,然而一旦無常到來,身體不會跟著我們同去。
  二、「三夫人」指我們的「財富」。儘管我們擁有萬貫家財,一旦死去,一文錢也帶不走一切都是別人的,就如同三夫人還會改嫁一樣。
  三、「二夫人」指我們的「親友」。平時感情再好的親友,一旦面臨死別,頂多也只是送我們到山頭,之後就各自過生活了。
  四、「大夫人」指我們的「心識」。所謂「萬般帶不去,唯有業隨身」,平時我們造了什麼業,都會在八識田中留下種子生生世世跟隨我們流轉,就如同「大夫人」心甘情願的陪著一起去死。 (註1)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人生在世,鍾愛的不一定是永遠的,不愛的反而是自己的。所以人要有遠見,要看得到未來,因為生命是三世的,我們要為自己的今生、來世,培養各種福德因緣,如此生命才會愈來愈美好。

 長老教會的王陽明牧師曾寫過一本書《窮得只剩下錢》云:「相傳有一位旅居美國事業相當成功的女企業家, 住在山邊風景優美的豪宅。有一天,女企業家接到一通很久沒有聯繫的高中好友的電話, 說有事要到美國開會,想順道飛去看她。她非常高興, 要求好友一定要多住幾天。屆時這位女企業家開了一部非常高級的車子去接機。抵達家門時,果真是一棟氣派十足的豪華住宅, 四周是一片翠綠寬廣的草坪,其間還有花園、網球場、以及游泳池。除了到機場接機的車子之外, 車庫裡還有一部非常高級的汽車和一部跑車。 豪宅裡面有十幾間空著的房間,任由這位好友選擇, 每個房間裡面並且掛有高價的名畫。

 安頓之後,這位好友問說家人呢?這時女企業家臉色一沉,說:「我先生有外遇,很少回家。」這位好友為了緩頰,馬上問:「那孩子呢?」女企業家嘆口氣說:「孩子大了,有自己的理想,住在別的城市。」接著嘆口氣說:「你不知道,我現在是『窮得只剩下錢』。」 (註2)

 王陽明牧師這個故事當然是反諷意味強烈的文章,他告訴我們人生不要為了追逐錢而拋下一切,因為賺到了全世界的錢,反而失掉更多東西。此外,他更進一步告訴我們,在每個人的人生中,都在追求幸福,但是「生活的幸福」並不代表「生命的幸福」,兩種幸福我們都需要。換句話說,人並不是不能去追求名利、財貨,這些是人維持生活的必要手段,而且適當的物質文明,可以助道弘展;但過度執迷物質,易讓人墜落,造成人性的桎梏,反而阻礙了修道過程。故人不能只著重在「生活的幸福」,而是要追求更高層次「生命的幸福」。

 這時我們可以問,那什麼是「生命的幸福」?活佛師尊慈訓:「找到了自己就是發掘了自己,一個人往往會說:『我該做什麼呢?』那就是你忘了你是誰。一個人若真能夠發掘自己本身,他就會曉得他該走那些路,他該做那些事。他既然該做那些事,該走那些路,他就要發揮自己的本能。所以要發揮自己的本能要先看清楚自己的特性。」簡單來說,人若要別人告訴我們做什麼,那就是我們忘了自己是誰。所以我們可以先問自己,我們可以做什麼?必須做什麼?後學認為有三點:
  第一、就是發現自身的自性:當你發現之後,自性作主,人生對方向就確定了,修道路上雖在塵世路上,也不會行差走偏。
  第二、認理歸真:所謂「認理歸真」就是認歸「真理」,認識、歸附、實踐「真理」,也就是一切的修行必須以「真理」為準則,用「智慧」來明辨,而不是從人、從事、從制度……等一切有為法,正所謂「有理則進,無理則退」。
  第三、認真修行:白陽弟子若在平常日子裡認真的修行,就會自然具有威德力,道氣力,道氣能在身上顯現,就容易吸引信眾進入道場,易言之,就是在日常生活中成就眾生,就是成就自己,行菩薩道,此也謂之:「生活即道場;道場即生活」。

 故活佛師尊慈訓:「人生的大事,乃是要知人生的價值與意義。人生最快樂的事是什麼呀!就是盡了自己的職務,完成使命了責任。」那什麼是自己的職務,使命呢?也就是白陽弟子的使命―「論先天,論聖事,你們的責任是渡盡眾生達本還源,使眾生能超生了死,返回理天;論後天,論人事,你們的責任是要完成世界大同。」

 本文是後學的一點粗淺的想法,願白陽弟子在這個是非模糊、利義不明的時代,能找回自己的自性,完成自己的使命,替天行道,也讓我們在修行的道路上,更加精進!

 

註1:引文見:http://ibook.idv.tw/enews/enews541-570/enews553.html
註2:引文見:http://www.allonetw.com/%E3%80%8C%E7% … %B8%AB%E2%97%8E%E8%91%97/

成就別人的愿

201611 ◎王理事長

 後學在8月份曾提到現代〈青少年道德斷層的危機〉,其原因推本溯源,可以是由家庭、社會教育而來,因為現今社會強調利益至上,贏者全拿,所以「勝過別人」、「超越別人」,變成父母、社會教育的一種方式,也是不得不為的方式。若不贏過別人,就是別人眼中所謂的Loser(魯蛇,意思為失敗者),大家認為成功者就是踩著一堆魯蛇而上,若不踩著別人,就是被別人踩著,這樣的觀念也影響著青少年,這樣道德斷層的危機自然可想而知。

 但身為天道弟子,我們本來就有責任替師行道,改善社會風氣,因為「成就別人的愿,其實就是一種愿」,若人人如此道德實踐,那社會自然會往善的方向發展。

 後學記得曾在《左傳》讀到一則故事 (註1),原文載錄於下:「初,鄭武公娶于申,曰武姜,生莊公及共叔段。莊公寤生,驚姜氏,故名曰寤生,遂惡之。愛共叔段,欲立之。亟請於武公,公弗許。
及莊公即位,為之請制。公曰:「制,巖邑也。虢叔死焉,他邑唯命。」請京,使居之,謂之京城大叔。

 祭仲曰:「都城過百雉,國之害也。先王之制:大都不過參國之一;中,五之一;小,九之一。今京不度,非制也,君將不堪。」公曰:「姜氏欲之,焉辟害?」對曰:「姜氏何厭之有?不如早為之所,無使滋蔓;蔓,難圖也。蔓草猶不可除,況君之寵弟乎?」公曰:「多行不義必自斃,子姑待之。」

 既而大叔命西鄙、北鄙貳於己。公子呂曰:「國不堪貳,君將若之何?欲與大叔,臣請事之;若弗與,則請除之,無生民心。」公曰:「無庸,將自及。」

 大叔又收貳以為己邑,至于廩延。子封曰:「可矣!厚將得眾。」公曰:「不義不昵,厚將崩。」

 大叔完聚,繕甲兵,具卒乘,將襲鄭;夫人將啟之。公聞其期,曰:「可矣。」命子封帥車二百乘以伐京,京叛大叔段。段入于鄢,公伐諸鄢。五月辛丑,大叔出奔共。

 書曰:「鄭伯克段于鄢。」段不弟,故不言弟。如二君,故曰克。稱鄭伯,譏失教也。謂之鄭志,不言出奔,難之也。

 遂寘姜氏于城潁,而誓之曰:「不及黃泉,無相見也。」既而悔之。潁考叔為潁谷封人,聞之。有獻於公,公賜之食。食舍肉,公問之。對曰:「小人有母,皆嘗小人之食矣。未嘗君之羹,請以遺之。」公曰:「爾有母遺,繄我獨無。」潁考叔曰:「敢問何謂也。」公語之故,且告之悔。對曰:「君何患焉。若闕地及泉,隧而相見,其誰曰不然?」公從之。

 公入而賦:「大隧之中,其樂也融融。」姜出而賦:「大隧之外,其樂也泄泄。」遂為母子如初。

 君子曰:「潁考叔,純孝也,愛其母,施及莊公。詩曰:『孝子不匱,永錫爾類。』其是之謂乎!」

 這段文章係用古文寫成,對大部分的前賢來說,也許難了一些,故後學翻譯如下:「當初,鄭武公迎娶申國的女子姜氏為妻,名為武姜,生下了莊公和共叔段。姜氏因生莊公時難產,受到了驚嚇,給他起名為『寤生』。所以姜氏很厭惡他,寵愛共叔段,想要立共叔段為太子,並多次向武公提出請求,武公都沒有答應。

 等到莊公即位之後,姜氏請求把『制』分封給共叔段。莊公說:『制這個地方,是嚴峻險要的邊界要塞。東虢國君倚仗它的險要,不修德政,所以被我鄭國所消滅。換作其他地方兒臣都可以從命。』於是姜氏又請求『京』地,莊公就把『京』分封給他。共叔段被人們稱為『京城大叔』,因他所得到的榮寵遠遠凌駕於眾臣之上。

 鄭大夫祭仲勸諫說:『都城超過百雉(三百丈),是對國家的危害。先王的制度,大都不超過國城的三分之一,中都五分之一,小都九分之一。而今京逾越了規矩,這不符合先王的法度,君王將不堪重負。』鄭莊公說:『我的母親姜氏想要這麼做,怎麼才能避免禍患?』祭仲說:『姜氏哪里有滿足的時候?不如早作安排,莫讓他們的貪心滋長蔓延,一旦蔓延就很難遏制。蔓草都難以除盡,何況國君的寵弟呢?』莊公說:『多行不義必自斃,你等著看吧。』

 不久大叔強迫西鄙、北鄙也要接受他的管轄,公子呂說:『一國不堪二主,國君您將作何打算?若想把國家讓給大叔,臣等這就去奉事他,如果不肯讓,就請除掉他,不要讓民心動搖。』莊公說:『不用了,他會自取滅亡的。』
大叔又把西鄙、北鄙據為己有,擴張到了廩延。子封(即公子呂)說:『已經可以了,擁有廣袤的土地將會獲得民心。』莊公說:『對君主不義,對兄長不親,這不是民心所向,即使土地再大,也將自取滅亡。』

 大叔修築城牆、聚攏百姓、整飭軍備,備齊了步卒與兵車,準備襲擊鄭國,夫人武姜將開啟城門,以作內應。莊公得知他叛亂的日期之後說:『可以了。』命子封率領二百輛兵車、一萬五千多士卒討伐京。京城軍民叛變了大叔段,段退到鄢地(鄭國邊界),鄭莊公乘勢又討伐到鄢,五月辛丑這一天,大叔出逃到共國。

 《春秋》記載:「鄭伯克段于鄢。」由於共叔段沒有盡到做弟弟的本分,所以不用『弟』字。這場叛亂如同是二位君王之間的戰爭,所以用『克』。稱『鄭伯』,是譏諷莊公對弟弟失教。『謂之鄭志』,指鄭莊公原有之意,本欲養成其惡,本欲殺之。不說『出奔』,是緣於二人都有過失,故難以勝、敗定論。

 於是莊公把母親武姜流放到鄭國的邊疆城潁,並且發誓說:『不到黃泉,再也不相見了。』說完又後悔了。

 鄭大夫潁考叔在潁谷做官,聽說了這件事,就向莊公進獻貢品,借機勸諫。莊公賞賜給他美味的食物,潁考叔特意把肉放在一邊不吃,問其原因,他說:『小人家有高堂老母,所品嘗的都是小人奉養的食物,還從來沒有吃過君王賞賜的肉羹,請求君王同意賞賜給我母親吃。』莊公說:『你還有母親能夠奉養,而我卻沒有機會了。』潁考叔說:『敢問您為什麼這麼說?』莊公說出了其中的緣故,並告訴他自己現在很後悔。潁考叔說:『君王您不必憂慮,如果能把地挖到泉水湧出,您們母子在隧道里相見,誰還能說什麼呢?』莊公聽從了他的建言。

 莊公走進隧道里,高興地賦詩說:『大隧之中,其樂也融融。』(融融:和樂的樣子。)姜氏走出隧道,賦詩說:『大隧之外,其樂也泄泄。』(泄泄:舒散愉快。)於是母子又和好如初。

 君子說:『潁考叔真是一位純孝的大孝子,愛自己的母親,從而感化了莊公。《詩經》說:『孝子不匱,永錫爾類。』說的正是這樣啊。』

 莊公雖然對弟弟失教,然而他對母親的孝心不忘,所以能在潁考叔以誠相感的勸諫下,與母親和好如初。因而『孝子不匱』,孝子行孝,是無有窮盡、永遠不會枯竭的。『永錫爾類』,永遠能夠以這種孝道、孝行,感動自己的同類。」

 從上面文章中可知,原來是因為媽媽武姜在生鄭莊公時難產故討厭他,而寵愛弟弟共叔段,故在鄭武公在世之時,母親不斷幫弟弟爭取國君之位,甚至是城池,這也間接造成了兄弟兵戎相見,最後共叔兵敗出奔。鄭武公也說出了:「不及黃泉,不相見也。」這種惡毒的誓言,穎考叔在得知這個消息之後,善意規勸,使母子相見於黃泉湧出的隧道之中,雙方和好如初,穎考叔能推己孝以及人之孝,這樣的愿,不也是成就別人的愿嗎?也難怪君子讚美其為「純孝也。」

 後學再引用一個現代小故事來補充之:

 美國海關有一批沒收的腳踏車,在公告後決定拍賣。拍賣會中,每次叫價,總有一個十歲出頭的男孩以「五塊」開始出價,然後又眼睜睜地看着腳踏車被別人用三十、四十元買去。拍賣暫停休息時,拍賣員問那小男孩為什麼不出較高的價格來買,男孩說他只有五塊錢。

 拍賣會繼續進行,男孩還是每次都以「五塊」起價,當然最後還是被別人競走。慢慢地,聚集的觀眾開始注意到那個總是首先出價的男孩,越來越多的人對男孩競價的結果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拍賣會快結束的時候,只剩一輛最棒的腳踏車,車身光亮如新,有多種排檔、十段桿式變速器、雙向手煞車、速度顯示器和一套夜間電動燈光裝置。這無疑是一輛難得的好車!

 拍賣員問:「有誰出價?」

 站在最前面,而幾乎已經放棄希望的那個小男孩還是站起來,堅定的說:「五塊」。

 此時拍賣會現場一片寂靜,所有人屏住呼吸,靜靜地站在那兒等待着結果。這時,所有在場的人全部盯住這位小男孩,沒有人出聲,沒有人舉手,也沒有人喊價。直到拍賣員唱價三次後,他大聲說:「這輛腳踏車賣給這位穿短褲白球鞋的小夥子!」

 此話一出,全場鼓掌。那小男孩歡呼著舉上那皺巴巴的五塊鈔票,得到了那輛毫無疑問,是世上最漂亮的腳踏車,臉上流露出人們從未見過的最燦爛的笑容。

 漫漫人生長路,我們為了各種所謂的目標和理想奮鬥著,怕自己落到別人後面與別人競爭著,常常會感到身心疲憊。但是,如果能暫時放下自己心心念念追求的,為了成就別人的愿而放棄一次,你會發現其實成就別人的愿,就是成就自己的愿,而這種奉獻的快樂,是多少利益都換不到的 。(註2)換句話說,有時付出,有時會比擁有來得快樂。後學謹以此觀念,和各位道親共勉。

(註1)文見《左傳.隱公元年.鄭伯克段於鄢》
(註2)文章引用自:www.ntdtv.com/xtr/b5/2016/04/17/a1262760.html

真主人當家—改脾氣、去毛病

201610 ◎王理事長

 看著日曆紙一頁頁飛落,九月正式到來,也代表兩個月的暑假正式結束了,學生們陸續收拾書包,回到學校上課,老師們也利用各種方式,幫助學生學習功課。

 雖然我們白陽修士的修道過程是沒有假期的,也因為沒有時間停下腳步來反觀自身,更沒有老師從旁督促功課,反而使我們容易在修行的過程中,懈怠、放縱,甚至心也迷失掉了(註1),故後學(筆者)想利用學校開學這個時間點,和各位前賢談一下我們白陽弟子的功課——改脾氣、去毛病。

 所謂毛病、脾(習)氣包括:容易生氣、緊張、計較、擔憂、恐懼、貪心、自私、小氣……等,雖然自己也不喜歡這些習慣或個性,卻什麼也改變不了,甚至脾氣一來,「一把無名火,燒掉功德林」。這個「火」就是嗔恚之火,「功德」指定慧,一發脾氣,定沒有了,慧也沒有了,定慧都燒掉了。功德能斷煩惱、能破無明,如果嗔心不斷,我們煩惱、無明一定會增長。為了要拔除這個病根,菩薩修忍辱波羅蜜。故濟公老師告訴我們「改毛病、去脾氣」是修道人首先必須面對的課題。
網路有個小故事〈得理,但要饒人〉,就是在說明這種狀況,引述如下:
一位高僧受邀參加素宴,席間,發現在滿桌精緻的素食中,有一盤菜裡竟然有一塊小小的豬肉末,高僧的弟子故意用筷子把肉挑出來,打算讓主人看到,沒想到高僧卻立刻用自己的筷子把肉掩蓋起來。

 一會兒,弟子又把豬肉挑出來,高僧再度把肉遮蓋起來,徒弟覺得很奇怪,但一次、兩次後看見高僧堅持,他也默默的用餐不再有所動作。宴後,高僧辭別了主人,歸途中,徒弟不解地問:「師傅,剛才那廚子明明知道我們不吃葷的,為什麼把豬肉放到素菜中?徒弟只是要讓主人知道,處罰他。」
高僧說:「每個人都會犯錯誤,無論是有心還是無心。如果讓主人看到了菜中的豬肉,盛怒之下他很有可能當眾處罰廚師,甚至會把廚師辭退,這都不是我願意看見的。待人處事固然要『得理』,但絕對不可以『不饒人』」。

 事後,廚師親自到廟裡向高僧道歉,宴會當日廚師在忙亂中誤將葷食混入了食材之中,在清理廚餘時看到菜中的肉嚇了一跳,知道了師父並不計較自身的這項重大錯誤,感念師父的寬宏,特地來道歉。

 我們很多人猶如故事中的小徒弟,清口茹素久了,看到菜中有肉時,脾氣馬上就上來了,認為素菜中怎麼能有肉呢?其結果可想而知,得理就不饒人了,可能馬上要求這個廚師回收菜餚,並當場道歉,或拍照上傳社群網路到Facebook(臉書)、twitter(推特)爆料,使網友口誅筆伐,更甚至告上法院,要求賠款。
於此並非說高僧的處理方式就是正確,但是高僧留一步與人行,使雙方都能有尊嚴的解決問題,故在修行的路上,得理不饒人,是在指正對方的錯誤,而得理要饒人,則是在修持自身。修行的高度,就在遇事的過程中展現。

 現今社會因人與人的關係密切,修行其實不容易,古人曾對修道者與環境有如此的形容,云:「小隱隱於野,中隱隱於市,大隱隱於朝。」意思是:那些所謂的隱士(修道人)看破紅塵隱居於山林,只是形式上的「隱」而已,而真正達到物我兩忘的心境,反而能在最世俗的市場、朝廷中,排除人為嘈雜的干擾,自得其樂,因此他們隱居於市場、朝廷才是心靈上真正的昇華所在。(註2)也許有道親會問:為何跑到深山野洞修行的人是小隱(小道親),而能在市場、朝廷修行的人,才算是大隱(大前賢)呢?

 古人的觀點實在是非常有智慧的,因為真正的修行不只在山上,也不只在廟裡,更是要在社會當中成就。但要在「修行中生活,在生活中修行」卻不是那麼容易。有的人整天打坐、磕頭、求神,修了好多年,可是只要遇到旁人的考驗,脾氣、煩惱依舊,性格、心態依舊,沒有任何改變,所以只好遠離人群,跑到深山野洞中修行。反觀前賢,在滾滾紅塵之中能隨順因緣,化逆境為順境,一心不亂,才可說是大隱。

 這種現象也反應在現代社會中,工作環境也是白陽弟子的道場。無論從事什麼職業,都要把自身的修行融入到工作中,雖然在職場上會有許多難以言語的困難,但面對境界歷事煉性、對人煉心。盡自己的責任和義務,盡心盡力地做好自己所承擔的一切,要制心一處,用心去做每一項工作。並且把自己的服務對象視為父母眾生,當如此設想時,一切都會為他們的利益著想,自然能以真誠心對待每一個眾生,關心他們、幫助他們、理解他們、體諒他們,全心全意地為他們服務。當不求任何回報地去給予、去奉獻的時候,這就是修行,將會得到無比的快樂。事業、工作、一切都會順利。

 凡事不要只考慮自己,要為對方考慮。只有去掉了自私、自利、自愛,才能夠自在。真正有了慈悲心、菩提心,如理如法地修,真心誠意地去做,別人自然會尊重、喜歡。自己怎麼樣對待別人,別人也會怎麼樣的對待自己,所以不要總是怨天尤人,不要總是挑別人的毛病,看別人不順眼,不要總想去改變別人,不妨先調整好自己的心態,修順好自己的心,一切外境就會隨心順轉。如果能以寬闊的胸懷容納一切、包容一切的時候,就不會有想不通的事,看一切人都是好人,看一切事都是好事,看一切境都是好境,若能經常查找自己的缺點,若能不斷地去掉我執,這就是修行,否則修什麼呢?

 其實,修行和生活、工作並不矛盾,佛性是我們每個人都具有的,然而人們陷入了繁忙的事務,到處奔走尋求,忘記、失落了自我,不知道最重要的、最寶貴的東西應該從自心中尋找。佛就在心中,真正的佛就是自己的心。我們一定要有信心,信心有多大,成就有多大。認真學,堅持修,好好學,好好修,今生一定能夠解脫,今生一定能夠成佛。

 生病的人,要找回健康;失業的人,要找份工作;傷心的人,要找到快樂;失望的人,要找到希望。我們一生幾乎都在為找事業、找朋友、找財富、找功名而忙碌,甚至一生一世都在找尋,卻仍然找不到自己想要的。但其實找來找去,找自己的「心」最重要。而如何找到自己的心呢?郭明義點傳師在〈論改毛病、去脾氣〉說明了人的毛病、脾氣來自於畫地自限,把外在的情緒當成是自己內在的主人,云:

 一般人改毛病、去脾氣不外是認知然後壓抑,今天要提供大家的改毛病方法,是改變我們的「心念」,從根部把毛病革除。這是釋迦牟尼佛對大慧菩薩說的「離一切有無相」。要改毛病,先要了解我們的毛病、脾氣來自「自我的認定」,是唯心所造的,自己認為自己是一個欲望很多、容易生氣、緊張……,這些都是自己的認定,不需要去消滅,不是實實在在存在,是唯心所造。如果說認定自己是一個容易生氣的人改不了,那麼現在自己的忿怒在哪裡?

 也許有人觸犯才會發怒,但一樣的觸犯為什麼自己會憤怒而別人不會?如果這是定律、是實存的,那麼就應該像火一樣——每個人被燒到都會痛,但是毛病、習氣並不是這樣,而是每個人的標準都不一樣。

 真相是——毛病、脾氣來自「畫地自限」,自己認定了我們自己就是這種人,認定自己遇到什麼是會緊張、別人說什麼話會生氣。舉個最簡單的例子來說:一旦一個人失去記憶,他的個性、脾氣隨之完全改變,原來的一切習性都消失了,雖是同一個人卻有完全不同的脾氣。這足以證明我們的脾氣、習氣並不是一種實實在在的存在,也不是頑固難以消滅。

 故活佛恩師教導我們如何改毛病、去脾氣,那就是:時時刻刻「真主人當家」就夠了。因為脾氣、毛病不是我們自身本來的主人,而是後來在累世輪迴中所積染而來的,是「外來客」;而它們之所以會佔據心靈這麼深、這麼久,就是因為我們的「真主人」不在家太久了!這些習性毛病「反客為主」所致。因此,當我們今生有幸得授明師指點,打開「玄關無縫金鎖」,「真主人」就要懂得時刻回家當家作主(二六守中、意守玄關),久而久之,那些「外來客」便會知難而退,不請自離了。這就是「三寶心法」的妙用之處。其實用效果當由各人對三寶心法運用的實際體驗而定;但是基本上,活佛老師說「脾氣毛病不用改,只要真主人當家就好了」。

 人身難得,韶光易逝,在有限的時光中,我們必須把握老師給我們教誨,時時反觀自性,刻刻精進,讓真主人當家,但願在這開學季時,給大家一點啟示。

 

附註

(註1)《孟子.告子上》曰:「仁,人心也;義,人路也。舍其路而弗由,放其心而不知求,哀哉!人有雞犬放,則知求之;有放心而不知求。學問之道無他,求其放心而已矣。」

(註2)可參考白居易《中隱》:「大隱住朝市,小隱入丘樊。丘樊太冷落,朝市太囂喧。不如作中隱,隱在留司官。似出復似處,非忙亦非閑。唯此中隱士,致身吉且安。」其大意是說:修行者,若是隱身杳無人煙的山林中(於野),不食人間煙火,只是形式上的修行。反之,在人多的地方(於市)、複雜的環境(於朝)中修行,經過大風大浪的試煉,才能降伏身心之魔,修得正果。

青少年道德斷層的危機

201609 ◎王理事長

暑假期間,打開電視常看到青少年打架鬥毆之事,雙方人馬常常因一言不和,就糾聚朋黨助陣,手持棍棒,打得頭破血流,往往需要警方出動快打部隊,才能控制局面。為何會如此呢?除了青少年在身體開始蛻變為成人時,因為賀爾蒙分泌,導致血氣方剛,逞強鬥狠;另一方面,即是他們心中沒有一個「正確的價值觀」,換言之,即他們在行為上沒有正確的指引,故隨心所欲,「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後學認為,這就是「青少年道德斷層的危機」。

青少年的道德危機,包含:1.物慾深重:手機電腦、衣飾妝扮、各樣名牌、流行潮流;2.兩性混亂:劈腿偷情、未婚同居、棄養墮胎、包養外遇;3.倫理毀壞:不孝父母、不敬師長、不尊長上、違背道德;4.價值混淆:拜金虛榮、毒品轟趴、搖頭夜店、飆車狂歡……等。這些事情在白陽弟子看來,當然是不對的事,但對新新人類來說,卻認為是「做自己」,特立獨行、人不瘋狂枉少年。

後學認為,這是誤解了「做自己」的意思,有一個英文諺語是如此說的:〝Be what you want to be, not what others want to see. 〞(做你自己想做的,而不是別人想看到的)這裏的「做自己」是能突破傳統的限制,發揮自己的天賦,走出自己的一條路,而非是破壞傳統的倫理道德,隨心所欲,無所不為。

蔡康永曾說:「『做自己』跟『沒禮貌』常常是一線之間。」其實就一語道出了青少年的問題,心中只有自己,沒有他人,所以連最簡單的禮貌、行為都做不到,猶如刺蝟一般,總張開滿身的刺,來武裝空虛的自己。後學提供一個小故事〈你心中有沒有別人?〉來給這些青少年參考,云:
余秋雨,當代著名作家,在寫《行者無疆》裡的〈追尋德國〉那篇文章的時候,為了徹底了解德國,他一個人來到德國long stay,深入體驗生活。
他找了一處出租房子,房東是一位德國老人,和藹可親,房子在五樓,余秋雨看了看,感覺還不錯,就想和老人簽長期租房合約。
老人笑了笑說︰「不,年輕人,你還沒有住,不會知道好壞,所以應該先簽試住合約,有了切身體驗,再定下一步是否長住。」
余秋雨一聽有道理,最後和老人簽了5天合約。一切辦好之後,余秋雨開始住了,房間很溫馨,老人也很信任余秋雨,從不過來檢查東西。
還有,垃圾不用送到下面,放在門口就有清潔工定時取走,樓道都是一塵不染。
第5天到了,余秋雨想和老人談長租的時候,發生了一點意外,他不小心打碎了一個玻璃杯。
他很緊張,感覺這個玻璃杯價值不菲,怕因為這個玻璃杯,老人不租給他房子。
可是當他打電話告訴老人的時候,老人說︰「不要緊,你又不是故意的,這個玻璃杯很便宜,明天我再拿來一個。」
余秋雨更高興了,希望老人過來簽長期合約,老人答應了一聲,掛斷了電話。
余秋雨也沒有閒著,把碎玻璃和其他垃圾掃入垃圾袋裡,放在了外面。
過了不久,老人來了,進屋之後,沒等余秋雨說話,老人問︰「那玻璃杯碎片呢?」
余秋雨趕緊說︰「我打掃完放在門外了。」老人趕緊出去,打開垃圾袋看完之後,臉色陰沈地進了屋,
對余秋雨說︰「明天你可以搬出去了,我不再租給你房子了。」
余秋雨感覺不可思議,就問︰「是不是因為我打碎你最喜愛的玻璃杯,惹你不高興了?」
老人搖了搖手說︰「不是,是因為你心中沒有別人。」
余秋雨被說得一頭霧水,這時候,就看老人拿了一支筆和一個垃圾袋,同時帶上掃帚和鑷子,來到外面,把余秋雨裝好的垃圾倒出來,重新分類。
老人挑得很仔細,過了好久,把所有玻璃杯碎片裝入一個垃圾袋裡,在上面用筆寫上︰裡面是玻璃杯碎片,危險。
然後把其他垃圾裝入另一垃圾袋裡,寫上︰安全。
余秋雨在旁邊看著,從頭到尾除了敬佩,他不知道說什麼。此後若干年,余秋雨不斷提起這件往事,每次都是感嘆連連。
余秋雨現任澳門科技大學人文藝術學院院長、教授、博士生導師。曾任上海戲劇學院副院長、院長、榮譽院長,知名的學者和作家。在文壇上可謂是無人不知,但房東不會因為他有高收入、高知名度而逢迎巴結,與他簽約,反而是教他做對的事,要先將別人放到心中,故我們在文中可以體會到,人不因有錢而高貴、不因學歷而高貴,而是因為行為而高貴。

那要如何改善「青少年道德斷層」的危機呢?後學認為首先要讓他們在心中先有別人,然後有一正確的價值觀、良好的道德,才能引導他們走向正路。

就天道教育而言,可以分二個部分來引導:
第一、家庭部分:因道親本身以身示道,身行合一,加上清口茹素,所以家庭就是道場的延伸,給予的環境就是「天道環境」,青少年在這個天道環境中耳濡目染,自然有一好的榜樣、正確的價值觀。
第二、道場方面:青少年在同儕的影響下,容易迷失自我,道義不明,而道場上的前賢,此時就要能隨機點化,給予正確的道義與價值觀,並透過道場的工作,讓他們能成就賦予。

因為價值觀是善惡判斷的標準,是行為的依據。一個人活在世上,一定要有正確價值觀,以衡量事物,指引行為,確立生活目標。在今天物質富裕、經濟發達的社會,常有人以價格代替價值,以金錢代替一切,以致在金錢的激流中迷失自己。尤其生活在多元化的社會,無時無刻要面對衝突與抉擇。故之,價值觀常是這些對立現象的有力仲裁者;否則面對價值紛歧的迷惘,動輒處於矛盾之中,以致心理失衡,生活脫序,導引出不適行為。所以,為避免迷航於人生浩瀚無涯的大海中,應趁年輕時建立正確的價值取向,才能積極覓得生命真諦。

當今,由於人們大抵以金錢作為取向的標準,於是社會陷於一片迷惘的漩渦之中,學校教育因顧慮升學率,而無法教學正常化;青年人欲立定志向,常因遷就就業市場而改變學習方向。成年人在待人處世時,也常處於蔑視良知、講求功利財勢的壓力中。於是,在生活上流於漫無目標的迷途裡,在精神陷於虛無空幻的妄想中。在一切「向錢看」的風氣下,巨廈名車是錢財的代表,知名度則是權力的象徵。講包裝不重內涵,為目的不擇手段,種種劣窳現象,使人感慨「人」的價值已完全物化。

價值觀的混淆,在社會轉型期尤為明顯。在傳統社會中,服膺仙佛、聖人之言是不容置疑的價值標準,但外在環境多元化之後,價值標準則隨個體而異。原本透過教育的過程,可以使青年建立一套價值體系,只可惜在升學主義盛行的今日,教育只是升學的代名詞,所謂人格的培養常流於俗濫的口號。當學子達到升學目標以後,便隨世浮沈,迷失自我。職此,價值標準如何確立,下列數點不失為可行之道:
一、信賴自己,獨立思考
要能清楚的解析事理,洞悉其內在價值,必先信賴自己,才能獨立思考。若是懷疑自己,則心生恐懼,不免受世俗環境所左右。人云亦云,心無主見。所以肯定自我,是獨立判斷的先驅,也是人格重建的前提。

二、累積知識,培養智慧
要在芸芸眾心中,能不隨俗而利者,必須有大智慧、大定見,才能高瞻遠矚,洞燭機先,所以必先從累積知識開始,因為知識正是力量,以之作為基礎,培養解析能力,必然能超然濁世,出類拔萃;否則以有限的知識,必然無法適應千變萬化的社會。

三、激發濳能,面對現實
價值觀錯亂者,常是面對挫折就逃避的人,以致喪失理想,隨波逐流,在群體中麻醉自我。唯有激發濳能,發揮一己特性,必可得到無比的喜悅,建立個人的價值,迎接挑戰,腳踏實地,活出多采多姿的生命。

四、言行一致,修持德性
道德的提昇,是秉持良知良能,透過修持的功夫,整飭心理的秩序,進而產生更高的理念層次。言必行,行必果,以言行一致的情操生活於世,則任何紛歧與蠱惑,均不足以動搖其純善自性。

在劇變的社會中,堅定的價值信念,才能規範思想,導引行為。只要人人能養成獨立自主的能力,能對事物作理性的批判,必可在徬徨無助之時、迷惑無奈之際,掃除心中陰影,回歸到真正的自我。

道場需要青少年,因為他們是未來道場的棟樑,讓他們思想正面,即是正確的價值觀,凡事必合乎「道」,合乎「禮」,非禮勿視、非禮勿言、非禮物聽、非禮勿動,舉止不離「禮、義、廉、恥」,有了正確的價值觀才能以光明面看待世物,心境寬廣,處事才不致於悖禮犯義,有了他們的參與,一貫道才能更加興盛,才能道傳萬國九洲。